瞄准世界级的京津冀城市群:河北哪些城市担重担?-西

2017-12-05 11:49

  文章导读: 目的锁定为“世界级”的京津冀城市群有哪些优势?建设京津冀城市群有哪些短板要补?河北的哪些城市可能在打造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中担负重担?

2017年第4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责编:陈惟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47期)

  京津冀地区面积21.6万平方公里,人口1.1亿,是我国经济最具活气、开放程度最高、翻新能力最强、吸纳人口最多的区域之一。2016年,全国有25%的外商直接投资落地这一区域,研发经费支出也占全国15%。京津冀以全国2.3%的领土面积,承载了全国8%的人口,奉献了全国10%的海内生产总值。

  同时,京津冀也面临着发展不均衡、不充足的问题:京津两极过于“肥胖”,而周边中小城市过于“肥壮”,区域发展差距迥异。

  现在,京津冀正在迎来演变。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讲演中指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效为“牛鼻子”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高出发点规划、高尺度建设雄安新区。

  有分析认为,在2014年便已提出的将京津冀城市群建设成为世界级城市群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落地的抓手和重要体现。

  当前,目标锁定为“世界级”的京津冀城市群有哪些优势?建设京津冀城市群有哪些短板要补?河北的哪些城市可以在打造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中担当重任?

  瞄准世界级的京津冀城市群

  “城市群”概念由法国地理学家戈特曼于1957年提出,用以概括一些国家涌现的大城市群景象,意指“巨大的多中心城市区域”。

  目前学界对城市群概念的认定,多指在特定地域范畴内,以一个特大城市为核心,由至少3个以上都市圈(区)或大城市为基础形成单元,依靠发达的交通通讯等基本设施网络,所形成的空间组织紧凑、经济联系紧密并终极实现同城化和高度一体化的城市群体。

  目前世界上有名的城市群包含,以纽约为中心的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以芝加哥为中心的北美五大湖城市群、以东京为中心的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等。这些城市群往往具备以下特点:区域内城市高度密集,人口规模伟大,城市间拥有树立在分工明白、各具特点、优势互补基础上的亲密的经济联系,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最活泼、最重要的区域。

  目前中国有哪些城市群?2016年出台的“十三五”规划纲领中提到的城市群共有18个。国务院扶贫开发引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介绍说,从人口、经济等各方面比较,能撑起中国将来城市群框架的有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长江中游、成渝这5个城市群。

  实在京津冀城市群的提法由来已久,并且早已锁定“世界级”的目标。2014年3月,中共中心国务院印发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中3次提到“京津冀城市群”,并将其与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并列,视为“公民经济重要的增加极”,并提出其“要以建设世界级城市群为目标”。

  这是在国家文件中首次出现“京津冀城市群”,而此前曾提出的“环渤海经济圈”“首都经济圈”等概念已经在这份规划中难觅踪迹。

  尔后,在京津冀建设世界级城市群的提法一直呈现。2015年,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京津冀整体定位是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区域整体协同发展改革引领区、全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新引擎、生态修复环境改良示范区。在4个定位中,“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居首。

  2016年出台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建设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2017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对《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批复中再次明确:施展北京的辐射带动作用,打造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

  京津冀协同发展结合创新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国平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现,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通过城市群内各城市的合理分工与配合,实现优势互补,充分激活这一区域的活力,不仅有利于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破解北京大城市病困局,还有利于缩小河北与京津的落差,促进京津冀和谐发展。从而引领我国北方进一步对外开放,更好地参加寰球竞争。

  北京城市副中央的建设被认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步骤。图为北京通州核心区。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摄

  建设世界级城市群,京津冀优势与短板俱在

  “轨道上的京津冀”助力城市群建设

  世界级城市群有哪些标准?记者留神到目前并没有同一谜底。

  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院长刘秉镰认为,“世界级城市群指的是对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具有普遍影响力和节制力,在全球经济体系中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城市群。它比个别城市群、国际大都市的发展水平更高,占有更明显的区位优势以及城市间的协同能力。”

  李国平则认为,成熟的世界级城市群应具备以下条件:区域内城市密集;领有一个或多个国际性城市;多个城市之间有较明确的分工和密切的经济社会联系;城镇人口至少达到2000万;是国家经济的核心区域等。

  虽然对于作甚“世界级城市群”没有明确标准,但坐拥北京、天津两座特大城市的京津冀确切在打造城市群方面优势明显。

  在人口数目方面,材料显示京津冀2015年常住人口为1.1亿,濒临长三角的1.5亿,受益于北京、天津人口疾速增长,京津冀2010?2015年常住人口增长近 700 万,人口凝集力强。

  而正在建设中的“轨道上的京津冀”使得以北京为中心的“半小时通勤圈”逐渐扩展,让三地城市之间的联系变得更为紧密,而跟着河北境内高铁密集建设,不仅在京津冀区域内,到全国各地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对河北大众也将毫无阻碍。

  自2016年9月10日郑徐高铁开明经营,从石家庄到上海仅需7个小时的车程,这让卓达团体副总裁陈松感到很快捷,也增添了他去上海拓展客户的欲望。“到今年年底石济高铁开通后,乘高铁从石家庄经济南到上海最快5个小时就可达到,车次也更多了。”

  从经济数据来看,京津冀2016年GDP为7.5万亿元,比珠三角的6.8万亿元还高出0.7万亿元,在长三角、京津冀、珠三角、长江中游、成渝5个城市群中位居第二位;人均GDP则为67524元,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53980元,在5个城市群中排名第三位。

  “京津冀协同发展概念提出只管仅3年,但京津冀城市群发展效果可以说硕果累累,进展很大。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国家策略,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是它的发展定位,也就是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标之一就是建立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李国平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说,不仅体现在城镇人口的密度比较高和京津冀的交通一体化,京津冀在生态环境维护、产业进级转移等重点范畴都有本质性打破,在教导、医疗、文化等方面的改造试点也获得了踊跃进展。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呈文中指出的,区域发展调和性加强,“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功效明显。

  内部“不均衡”短板待补

  虽然2016年GDP总量位居国内5个城市群中的第二位,但京津冀GDP总量仅相称于长三角的一半,折合为美元约为1.3万亿。此外,人均GDP的对照上京津冀也没有优势,数据显示,2016年长三角人均GDP为9.7万元,京津冀人均GDP为6.7万元,前者为后者的1.4倍。

  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征询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央副主任张军扩分析说,世界级城市群最重要的指标是经济总量、产业结构及其经济位置。京津冀要建成世界级城市群,经济总量要对标两万亿美元,在我国经济中的比重应到达15%至20%左右。

  “不言而喻,京津冀城市群须要进一步发展和完美,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孙久文说。

  这一“发展空间”还体现在区域内城市密集水平与城镇化程度方面。

  河北省社会科学院京津冀协同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璐对此专门做过研究,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普通建成区面积达到5万平方公里是权衡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标准。而京津冀三地除去山区、耕地、沙漠、湖泊、河流、大陆、沿海滩涂后,城市建成区面积约1.7万平方公里,还不到世界级标准的一半,而长三角建成区面积是7万平方公里。

  那么,京津冀地区的城镇化率如何?陈璐先容说,“京津冀三地,北京、天津的城镇化率比较高,但是河北城市密度不高,城镇化水平也比较低,把全部京津冀区域给拉回来了。相比长三角,京津冀的城市化水平还比较低。而且并不是把县城里本来的农村人口的户口转变成城镇户口就是城镇化,改完后人的生涯方法根本没有产生变更就不能算城镇化。”

  国家统计局颁布的2016年中国城镇化率为57.35%,而河北2016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3.32%,低于全国均匀水平4个百分点。中国社会迷信院工业经济研讨所研究员陈耀以为,提升河北的城市化水平,是建设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一个重大任务,而加快推动京津冀城市群建设又是提升河北城市化水平的重要门路。

  显然,京津冀内部的“不平衡”还不仅体当初城镇化率的问题上。孙久文告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建设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京津冀协同发展是最重要的道路,其也是河北省大批乡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的主要举动。“只有河北省的贫困县脱贫了,才干更快地将京津冀区域建设成为世界级城市群。”

  在河北,共有39个国度贫穷县,还有60多个省级穷困县,这些贫苦县位于承德、张家口、保定等地,缭绕北京构成了一个“C形”贫困带。因而,在河北与北京的地舆连接处,会看到如赤城与延庆、滦平与密云、涞水与房山等一个界碑左右却是“两重天”的情形。

  “不均衡”从数据上高深莫测。2016年河北人均GDP不足京津两市的一半。从人均公共财政收入和人均公共财政支出指标看,京津冀中北京、天津、河北三个地区差别较大,河北成为明显的“高地”。

  河北众多贫困县脱贫急需寻找冲破口。李国平倡议说,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对于河北北部的贫困县,可以通过筹备和举行2022年冬奥会,将张家口作为一个引擎,实现脱贫;对于河北中部地域的贫困县,雄安新区将形成一个立异驱动发展的引擎,助力中部地区脱贫;对河北南部地区的贫困县,则可寄盼望于省会石家庄以及邯郸发展强大,共同带动这个区域脱贫。

  2017年5月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河北省“十三五”脱贫攻坚计划》提出:到2020年,310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村危房改革率100%,7366个贫困村全部出列,62个贫困县全体摘帽。

河北哪些城市将承当重任?

  补位河北特大城市空白,专家:雄安将成重要支点和引擎

  京津冀城市群,包括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以及河北省的保定、唐山、石家庄、廊坊、秦皇岛、张家口、承德、沧州、衡水、邢台、邯郸等城市。

  李国平直言,“京津冀要打造成为世界级城市群,城市系统结构中有一个断层,北京和天津已经是特大城市,但是河北境内却不一个人口500万人以上的特大城市。河北固然充任京津腹地,但本身缺少大城市支撑。”

  在建设京津冀城市群的进程中,雄安被寄予厚望。《中国经济周刊》摄影记者 胡巍/摄

  2014年11月,《国务院对于调剂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告诉》对外发布,以城区常住人口为统计口径,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为特大城市。

  在河北的诸多城市中,哪个城市有潜力发展成为500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不少人将眼光聚焦到雄安新区。

  在目前的文件中,还看不到雄安新区在打造京津冀城市群过程中所起作用的相干表述。有知情人士向记者流露,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中的中部核心功能区包括北京、天津、保定的平原地区和廊坊,由于雄安地处保定腹地,雄安当然也在中部核心功能区的规模内。

  有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中央安排北京、天津、保定、廊坊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中部核心功能区,其中可能已经包括了雄安,但当时设立雄安新区尚未对外公布,所以将保定纳入了中部核心功能区。

  那么,未来雄安是否可能发展成为500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

  李国平接收《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候析说,雄安新区地势比较低,又是湖区,资源环境前提的承载力有限,又要建设生态宜居城市,这些都不足以支撑雄安建成一个规模很大的城市。“远期人口范围应该把持在250万人以内,无论如何不能超过300万人。但目前保定市区人口有280万,雄安可以和保定共同形成一个500万人口的双核城市群。”

  河北省社会科学院京津冀协同发展研究核心主任陈璐的假想更为勇敢。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雄安新区设破后,国家给予河北不少好的政策,把河北良多产业都带动起来了。有了雄安新区,河北的城乡兼顾就活了。建设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应当将‘京津雄’作为核心板块,雄安将会成为打造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一个重要支点和引擎。”

  “假如京津雄作为核心板块,无疑将对促进冀中南区域的发展带来宏大的动能。”陈璐说。

  9月12日,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北京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陈吉宁率北京市党政代表团赴天津市考核时指出,京津将联袂建设世界级城市群,独特支撑河北雄安新区建设,增进城市群各节点城市进步综合承载才能,晋升整体发展水温和竞争力。

  有分析认为,雄安方便的交通优势,可以使其成为京津冀打造世界级城市群当之无愧的新枢纽。目前,雄安境内有一条横向的保津高铁穿梭域内,设有白洋淀站,距离新区只有十多少公里。从白洋淀站向东到天津天天有11对高铁,向西到保定有9对高铁,并与京石客运专线衔接。除了高铁,高速路网也绝对丰盛。横向有荣乌高速、保津高速,纵向有京港澳高速和大广高速。

  除了雄安,河北还有哪些城市被寄托厚望?

  打造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即便有了雄安?保定“双核”也显然不够,目前京津冀城市群中还缺乏二级中心城市即存在重要影响力的中心城市的支撑。

  而二级城市在城市群中的作用至关重要,以长三角为例,上海为当之无愧的龙头,但在上海和南京之间,有姑苏、徐州等区域中心城市;在上海与杭州之间,则有宁波等城市。打造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急切需要具有相称经济实力和辽阔腹地的中心城市作为支撑,来分担北京的产业和人口溢出的压力。

  那么,二级中心城市的龙头该由谁来担当?这从河北的城镇体系规划中可见端倪。

  今年3月7日,河北省住建厅宣布了《河北省城镇体制规划(2016?2030年)》(下称“规划”),规划断定了11个设区市和两个河北省直管市的职能定位。

  规划提出河北省将构筑“两翼、四区、五带、多点”的城市空间新格式,与京津共同打造世界级城市群。其中,石家庄、唐山两个城市将被打造成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两翼”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中心城市,带动冀中南地区与冀东地区发展,形成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支撑。

  先来看石家庄,从人口看, 2016年石家庄市区总人口为471.26万人,间隔成为特大城市人口数仅一步之遥。

  从城市经济联系严密度看,石家庄上风也比较显明。中国国民大学教学张耀军曾测算京津冀城市群中各城市间的经济联系。依据他的测算,北京和天津两个城市之间的经济联系最紧密,环绕北京和天津两个核心城市,形成了唐山、廊坊、保定、沧州等次级经济联系紧密城市。与此同时,在河北省造成了以石家庄为中心的经济接洽紧密城市,它们是沿交通线(铁路)的邯郸、邢台、保定。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看来,石家庄增长极突起,带动邯郸、沧州、邢台等地发展,实现河北南部平原地区产业转型、人口会聚和生态发展,缓解京津人口和生态压力。

  然而,石家庄的经济总量与北京、天津的差距却比较大。数据显示,2016年石家庄的出产总值为5857.8亿元,仅为北京的23%、天津的33%。

  陈璐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剖析说:“石家庄目前跟京津的差距还比拟大,无论从政治、经济、文明、工业仍是人才等方面都没法跟北京、天津比拟。石家庄面临的义务很重,只有借京津冀协同发展之力,在新型产业化和新型城镇化建设中实现青出于蓝。”

  再看唐山。从人口看,2015年唐山市区总人口为340.34万人,经济总量优势显著,2016年GDP为6306.2亿元,位列河北省第一位,人均GDP也以80836元位居河北榜首,比石家庄的54738元高出不少,再加上唐山属于与京津次级经济联系紧密城市,盘踞了奇特的地理优势。

  这个断定得到李国平的认同,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京津冀打造世界级城市群,唐山因为有曹妃甸,占领区位优势和工业基础比较好的优势,承担起河北省提出的构筑的“两翼”之一,是没有问题的;此外,“保定?雄安”形成的双核城市确定没问题,石家庄也没问题;北边因为是生态修养区,像张家口、承德都会掌握人口规模,但并不即是不发展经济,反倒是城市小了更轻易发展。正因为人口不增加,其文化、创意、游览等产业发展起来更快。

  “今后‘保定?雄安’、石家庄和唐山这三个城市都会形成500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再加上沿海的沧州、秦皇岛进一步发展,河北城市群就支持起来了,整体京津冀城市群构造就更加公道了。再有15年,也就是到2030年左右,京津冀城市群就能够建设成为世界级。”李国平说。

编纂:

相关的主题文章: